常熟籍作者获奖作品选登
编辑:admin   整理日期:2016/10/17 10:59:18   分类:书城公告
 

常熟自古就是钟灵毓秀之地,圣贤之德在这里传承,古韵文化在这里滋养,好山好水孕育了每一人常熟人。

 

常熟参赛获奖作品欣赏

一等奖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新华书店》

常熟 程群

    我记忆里的新华书店,总是与我的母亲有着丝丝缕缕关系,扯不断,分不开。

    还记得我上六年级那会儿,适逢很多集体企业改制,但在这改制的浪潮中,有不少曾经辉煌一时的企业都逐渐走向了衰落,最后淹没在这一轮大浪中,我母亲的单位便是如此。那是一段拮据的日子,母亲将日子过得极为精打细算,我的种种要求母亲也是果断地给予否定的,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但惟独一样——去新华书店买书,母亲会爽快地答应下来。

    那时候的交通也远没有现在这般便利,从碧溪镇上去一趟市区的新华书店,得搭上大半天功夫。坐上“招手车”一路颠簸至海虞客运站(如今的印象城的位置),再换乘市内公交才能到达方塔街的新华书店。但母亲为了省下一元公交钱,硬是带着我徒步从客运站走到新华书店。所以在我眼里,母亲是极为抠门儿的。但我当时颇为不解的是:抠门儿的母亲在新华书店为我买书时却出奇地大方。

    有一个情节我至今印象深刻:那一天我在新华书店挑了好久的书,最后选定了高尔基的《童年》、《我的大学》、《在人间》还有一本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三本书。但还有一本书,我犹豫着该不该要。那是一本硬面精装版的《作文分析大全》,我的心里是想要这本书的,但我也知道像这样的精装版价格定不会便宜。翻过书一看,赫然印着31.34元。前面四本已经将近70块了,我犹豫了一下又放下了。这时候,母亲从旁边的地上做起来,直了直腰说:“这本也拿上吧!”我迟疑了一下,小声地说:“这本挺贵的。”我母亲没说什么,从我手里接过5本书,径直走向收银台,爽快地付了钱,我又惊又喜。

    印象中,每次我要求去新华书店,母亲总是不声不响地满足我。每次我在新华书店挑书,她就挑个不碍着人的地方坐着,坐累了就托着腮看我,眼里淌着的尽是慈爱。渐渐地,我总结出了,抠门儿的母亲只要到新华书店便会不再抠门儿,变得十分爽快大方,我喜欢这样爽快大方的母亲,新华书店也成了我最喜欢去的地方。

    上高中了,母亲依然会经常陪我去新华书店,有时买教辅用书,有时买纯粹的文学作品。每回从书店回去的路上,总是一遍又一遍地叮咛着:“念书要用功,妈妈只有初中文化,所以下了岗再找工作也不好找……。”我也慢慢明白,母亲在新华书店每回那么大方地为我买下各种于我们而言价格不菲的书,其实蕴含着她对女儿殷切的期待,也希望我能弥补她因知识匮乏而留下的缺憾。

    再后来,我上大学了,寒暑假回到常熟最爱去的仍旧是新华书店。这里有我少年时代的许多关于母亲的情愫。如今我也已为人母,我也喜欢带孩子去新华书店。在闲适的午后,牵着他的手,沐浴着阳光,由街心花园一路漫步至新华书店。我喜欢找个角落,信手拿起一本书,时而看书时而目光追随孩子,看他在书的海洋中畅游,看他小小的身影穿梭于一排排书架中,看他的生命浸润在书的芬芳中。我忽然想到,那时候我的母亲大概与我现在的感受相同:光是看到孩子与书为伴,心中便是喜悦的,对未来生活也有了许多憧憬。用静候一朵花开的姿态等待身边的这个生命绽放。

    如今,网络购书已经大行其道,很多人选择在网上购书,网上阅读,因为它方便,价格也更具有吸引力。但我仍然喜欢到新华书店买书,因为你在这里,可以占据某个角落静静感受时光转换,静候一个生命的盛开。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新华书店!

入围奖 
 

 

《爷爷的礼物》

阮峰

    凤凰星火源自延安清凉山,新华精神历经八十载,生生不息、代代相传,遂成燎原。我党伟大领袖毛泽东同志于烽火之际史籍相随、手不释卷、激扬文字、批阅无数,于1948年12月在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为新华书店题字,相传至今。常熟新华书店从1949年6月成立至今一直以蓬勃无限的盎然生机、书香四溢的人文情怀哺育着一代又一代常熟人。常熟这座历史文化名城历来崇书尚学,古有文宗钱谦益之俊秀,亦有瞿氏铁琴铜剑楼藏书之宏富;今又涌现出王淦昌、张青莲等杰出科学家。这些都与常熟浓厚的读书、藏书氛围息息相关、密不可分。一座城市,一家书店,你我心中总有一份割舍不了的书店情怀:可以是童年书礼、开启智慧,可以是连夜赶考、压卷猜题,更可以是言情诗画、蔚为大观。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家属于自己的理想书店。我与常熟新华书店自一套童年书礼开始便结下了不解之缘。记得我12岁那年,爷爷在一次图书展销上给我买了一套《新说西游记图像》,至今我仍然宝贵珍藏。

    爷爷在书的自制书皮内页留白处为我寄语:“1997年10月26日,25元,西游记,康过严冬,听说你要。”爷爷那辈儿人的爱书情怀令人感觉到长辈对小辈关爱的无微不至,至今看到这几个潦草的字仍使我热泪盈眶,想起二十年前爷爷为我买书、讲故事的情景。

    那时我知识尚浅,不懂文言,却将书中所涉及的唐僧师徒西天取经,历经九九八十一难的绣图牢记于心;那时我身体并不好,还不幸患上了哮喘,冬天里只能躺在床上成了一座“呼啸山庄”。爷爷几乎花了整个寒假的时间将书中文字大意一一解释给我听,谁想这世上竟有如此奇书!可以说这套书就是我童年时代记忆中最为深刻的“文言绘本”。随着现今中国的不断发展和强盛,当下有许多家庭的条件优渥,而还没觉得开卷有益,甚为可惜。孔子曰:富之,教之。培养一代忠实读者就必须启发他们对书浓厚的兴趣,每个人自觉读书意识的开启其实并不容易。在读书求学的那些年里,我想,假如没有童年时代爷爷相赠的那套书的启蒙,我是否会浑然不知“每本书都是一个世界”的道理?如今回味,书有馀香,其中自有一切的生存之技、处世之法,自有一切的教化之功、救赎之道。这套《新说西游记图像》给予我对祖国语言文字的热爱和灿烂文化的向往,更让我从爷爷那辈儿继承了可贵的书店情怀,使我成了一名忠实读者:书中降妖除魔、邪不胜正的恒理,乐观豁达、逢凶化吉的点化,历经磨难、终得正果的坦然,无一不使我动容,伴随至今。

    幸运的是,我与常熟新华书店的缘分绝不止于此。我自2012年5月起入职书店,成为了凤凰新华的一员。有很多同校前辈、同窗和后生都在毕业择业时将自己定位宏大的国外或人满为患的北上广,料想其中不乏成功人士,每逢聚会有称名炫富的,有人生不济的,也有大吐苦水之辈。他们都会问我:你是不是去了国外教汉语?还是当了翻译?还是成了一个古板的学究?我答:图书导购员,在家乡的新华书店。我顺带向他们提及了《西游记》,他们大都说现在自己的状况离取得真经、获得功名还很远,还得换高大上的工作。可据我所知,我们班那时除了忙考证、拿高分,有多少人是真正扎到书堆儿里的?有一个同学说,他就看了其中几回,只为应付文学史考试,几乎没有人完完整整地仔细品味过。我是一个善于倾听的人,他们中最成功的几个向我吐露了内心的焦躁不安,说是内心流失了某样东西怎么也找不回,颇有人生迷茫空白之感。我以一名图书导购员的身份告诉他们:你们失去的东西能在书店找回,敢问路在何方?路就在脚下。他们听完顿时一震,犹如魂魄归体,之后纷纷感慨“没好好读书”。没有什么比立足本位、精益求精更重要的了。我还开玩笑地说:你们可以把我当作如来身边的“经书管理员”摩诃迦叶,我会每周给你们通报新出了哪些好书。他们都欣慰地笑了,原来我花了这么多年才把他们拉进了忠实读者的队伍,如果说在四年的读书时光中居然没有了解彼此,倒不如说我们懂一部书需要很长的时间。一旦成了爱书之人,时间的限制、空间的隔阂都算不得什么。

    最难读的莫过于人生这部大书,哪怕燃尽一生,也未必尽懂。所以我选择立足当下,当起了一位传播书籍文化的使者,我坚信,这应该是每一个凤凰新华人的夙愿。店内接纳四方客,来的都是读书人;店外不忘书香友,谈的都是诗书义。蓦然回首,你并不孤单,每一位年长师傅的和蔼笑容中都藏着斗车经卷,每一位领导前辈的谆谆教诲中都蕴含着五味春秋。一部波澜壮阔的西天取经,竟然有如此神力!

    每当为自己的孩子朗读绘本故事时,我都会想象孩子们坐在凤凰新华书店中孜孜以求、天真无邪的稚纯神态。凤凰文化MALL连锁经营模式无疑为大家的生活增添了无穷的乐趣和丰富的空间体验:我们可以在这儿用餐、聚会、喝咖啡,可以在这儿试衣、玩耍、看电影,当然也可以在这儿翻遍所有的书。在这个意义上来说,我已不是一名纯粹的图书管理员了,而是一名“凤凰新华使者”,给每一位新老读者带来全新的理念和体验。

  我坚信:一书一世界,开卷总有益;凤凰待时飞,至善无止境。

 

《感谢你一直都在》

管焱

    新华书店,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学生时代,每年的六一儿童节,父亲都会送我一本书,初时都是父亲为我选择,什么少儿版的《水浒》,《修辞格手册》,无一例外,都深不得我心。

    终于,那年的六一儿童节,可以自己去新华书店挑选了,在书架前浏览了很久,喜欢这本,又舍不得那本,好不容易选定了一本作文选。父亲觉得这样的书比较没有价值,事实是,他买的那些书,多年后我仍会翻起,但我自己选的作文选,过了2、3年后,无论如何也不想再看了。可当时买回那本书后,真是反反复复地看了好多遍,同龄孩子写的作文,生动活泼又有趣。所以,很多事物的价值可能也是很难定论的。

    再以后,自己攒了零花钱,就会去新华书店,崭新的书页总对我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但喜欢的书很多,口袋里的钱却很有限,每次都是要犹豫很久,才能下定决心把哪本书带回去。

    还记得初中时,《泰坦尼克号》大热,我们一群学生放了学,跑去了新华书店,一窝蜂地涌在柜台那里看《泰坦尼克号》的电影画册,一般的图书都是开架销售的,但这种装帧精美的铜版纸印刷画册,一本要近200元,都是塑封好放在柜台里面的,所以,我们也只能翻来覆去地隔着玻璃看下封面和封底。

    有胆大的同学向店员阿姨要求,能不能看看啊?我们这样的学生明显是买不起这么贵的画册的,可是那位店员阿姨真的拿了一本没有塑封的画册递给了我们,几个小姑娘头碰头,趴在那里看得那个目不转睛啊。店员阿姨就只是在边上好脾气地等着,没有催促,更没有嫌弃。看了足有10分钟,我们几个才意犹未尽地把书还了回去。画册上的内容早已记不起,始终忘不了的是那位阿姨和善的样子和我们心里对她的感激。

    时光匆匆,工作以后,再不会在买书时囊中羞涩,可是常常一抱一摞的都是各种工具书或是针对某种考试的辅导用书,简言之,都是所谓的“有用的书”,再不会为了某本画册倾心或是特别着迷于某本有趣的书,虽然还是会偶尔买,但是数量和频率都远不能和“有用的书”相比。书店也去的越来越少,流失的是一份心境和对于一些美好的相信,但是所幸,新华书店,她一直都在。

    几十年里,新华书店也一直在变,门面从小变大,在时代的变革中又不可避免地受到电子书和网络购书平台的影响,书籍的展柜在悄悄变少,卖文具和电子产品的展柜在变多。但是,惟有变化才是永恒不变的。现在常熟新华书店与时俱进地推出了支付宝付款,还有自己的微信公众号,时时发布新书讯息和店内的最新活动,这些都最大程度上地吸引了年轻读者,以后一定也会有更多更好的活动和措施推出。

  感谢你一直都在,期待新华书店的明天越来越好!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新华书店》

常熟市淼泉中心小学六(三)班殷沁心

    新华书店,对于一个爱读书、总是渴望学到知识的人来说,这个地方,无疑是一个藏满知识宝藏的神圣之地,正等待着我们去发现、去挖掘。

    在这个藏满知识宝藏的书店里,有着一群渴望知识的“挖掘工”,他们像一匹匹饥饿的“狼”,贪婪地吸取着书中的精华——知识。他们在新华书店的每一个地方都能找到不同的宝藏。在爱读书的人眼里,书,是蕴藏着无穷无尽财富的宝藏;反之,在不爱读书的人眼里,书,只不过是一堆废纸罢了。

    在我心中的新华书店,她是一个只有真正爱读书的人才能进来的地方,她似乎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把所有的爱读书的人都“吸”进来。在里面,各种各样的书琳琅满目,童话啊,小说啊,历史啊,科学啊……应有尽有。虽然书店里只有几张简易的小板凳,但热爱读书的人并不会因此抱怨,不管是站着、蹲着,亦或是坐在地上,也不会放过任何一次次读书的机会。当读完一本书时,所有的智慧都被“咽”下去了,然后把书买回家,回家再好好消化消化……

    即使在夜晚,新华书店里也亮着灯,是那些渴望知识的人在读书呢!他们在书中寻觅着暗藏其中的宝藏,然后,再用心去体会……

    我心中的新华书店,是个充满知识的新华书店,是个被爱读书的人称为“神圣之地”的新华书店,更是一个等着我们去“挖掘”的新华书店!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新华书店》

李笛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新华书店,少年时的我,心中的那座新华书店是我将来的归宿。当同学们的理想都是科学家、医生、老师或解放军,我只想静静地在新华书店里看书。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常熟新华书店还在县西街原址,东邻东风饭店,当一阵阵阳春面的香味飘来,趴在连环画柜台前的我只能咽咽口水,吃面还是买书,我坚决选择后者。改革开放初期,刚解决了温饱的普通人家,给孩子的零花钱都很少。如果兜里有两角钱,我就有了底气,草草扒过午饭,就一路小跑冲进新华书店。小孩的文化知识和阅读水平有限,而且两角钱也只够买一本连环画。

    那时候的常熟新华书店是一幢很气派的二层楼,从西侧店门进去是宣传画柜台,正面墙上曾经挂满领袖画像。到八十年代末,这里开设了常熟最早的影像制品柜台,我在此买了第一盘磁带。同时开放左侧楼梯,二楼专售教辅书籍。

    从东侧门进去是宽敞明亮的店堂,东、北、西三面都是书橱,营业员站在书橱和玻璃柜台之间。那时候没有开架售书,读者想要哪本书,要请营业员拿出来。西面的连环画柜台,从来都是最热闹的,因为挤满了像我这样的孩子。也许是嫌烦,也许是被吵得头大,营业员阿姨好像都板着脸。

    在经济尚发达的年代,题材广泛的连环画是青少年最好精神食粮,而且还是同学间的“硬通货”,能用来交换。因此满书架满柜台的连环画,我都想要,可是买不起。趴在连环画柜台前,我必须仔细端详连环画的厚薄,揣摩定价会不会超过两角。为了收集全套《水浒传》,我跑了无数次新华书店。终于等到《三打祝家庄》上柜,记得那天我腰板特别直,因为兜里有三角钱。信心满满地让营业员把书拿给我,翻过封底一看,刹那间就蔫了,定价三角五分。把书递还时,我都不敢抬头。

    我曾经收藏过近两万册连环画,其中小时候自己买的不足一百,绝大部分是工作后从外地购得。小学四年级,我去过苏州观前街、南京中山东路的新华书店,那种气派,让我惊叹。更坚定了我当书店营业员的理想,在封底盖上一个蓝色的章,章面是行书的“常熟”和虞山辛峰亭,再递给满眼渴望的孩子,那种感觉,很满足、很自豪。而且,我想有看不完的书。

    我的理想也曾动摇过。上初二时,在我家斜对面、西门大街现美术馆位置,开过新华书店的门市部,一开间门面、两个营业员、三个书橱,生意不好、营业员也不精神,因此一年多就关门了。就是那年,我跟大人到支塘喝喜酒,惊奇的在街口看见一家新华书店,跑进去才发现,乡镇的书店太小了。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最吸引我的是每年春节在道南横街仓库里的特价书展销。记得有一次,我是踏着午后阳光进去,等抱着一捆书出来时,就见天色昏暗、漫天风雪。进入新世纪,我印象最深的是君子弄新华书店,我在那买的大部头特价书,至今还占据了一个书橱。

    理想终究难以成为现实,在工作多年之后,在我与君子弄书店营业员的交流中,我发现心中的新华书店,也被埋藏得越来越深了。

 

《小手拉大手》

138128***37

    那年在乡下工作时不时的和爱人乘着公交车来市里的书店看书,不只为什么每天下班一身的疲惫,按理说到家洗洗放松下身体,可只要提到书店我所有的疲惫在我身上立马烟销云淡。不知为什么那么独爱书店,可能因为自己从小就对有书的地方好奇吧!


    小的时候总是很寡言少语,总是自己把自己藏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看漫画书,看小人书,当自己沉浸在那不知虚实的世界时往往会被人打扰,不管他们有意无意的,每个人说话的分贝实在是太高,让我不得不从新找个没人的地方,从新投入书的世界。


    有一天听老师说,有个地方是看书的仙境,不紧没人打扰而且还有看不完的各种书籍,那种惊喜若狂的表情没有表现在我的表面,可内心的渴望及向往已经快控制不住了。放学了我来不及等妹妹大步流星的向家走,拉着正在做饭的母亲嚷嚷着要去考试说的地方,母亲没办法带着我和妹妹一起去,然后让我们自己待在那看书,她回家了。第一次是妹妹嚎哭把我看书的心情打碎了,恋恋不舍的离开了,第二次是母亲强拉着我回家吃饭的,第三次是管理人员的通知他们要打烊了。以后也不知怎么离开那里的,每次离开都会不高兴觉得没尽兴。母亲看我那么痴心每天去,怕我丢了功课,于是母亲决定每个礼拜带我和妹妹去,让我向她保证功课的成绩不能落下,要不就永远不能来了。可能因为想去有书的地方,怕考不好去不成,所以我特别的用功学习,成绩也每次最好。从星期一的早上到星期五的下午我在学习的时段也不时的打了许多为星期两天去的地方开小差。母亲也信守诺言每个星期都带我们去,我拉着母亲,母亲拉着妹妹,我们就这样小手拉大手,大手拉小手,开心的过完三个春夏秋冬。再次和母亲妹妹去的时候那个让我痴迷的地方,因为渺无人迹的出入搬走了,四处打听也不知下落的迁移。让我失落扫兴,当就要牵扯到我成绩时,母亲告诉我有个地方有,于是我喜出望外的学习,考上了一所理想的大学。到大学报到的第一天我就拥抱了久违的世界。就这样在大学时代我畅游在不一样的海洋里,每天都会去,害怕它再次不声不响的离我而去。


    因为工作的原因被调配到乡下,我对这个决定没有任何抱怨唯独离看书的地方远了,让我有所闷闷不乐。和爱人的相识因为她告诉我每天可以看书的地方,就是下班乘着公交去有书的地方看书。


    孩子到上学的年龄那年我被提拔到市里,一天拉着孩子去看书,可她一边哭一边要i P a d的,我很生气把i P a d送人了。爱人说我严重了,那么小要慢慢引导。爱人说的话让我想起了一件事。引导是个不错的方法,我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火山爆发式的引导。现在互联是发达,每天不论学什么查什么都用它,从怀上孩子开始,查各种胎教,各种饮食,各种你想知道的东西,从孩子出生你查孩子的各种行为的原因………所有的所有,我们做不好好的引导怎么好意思让孩子放下高科技,让她走进未知的世界。爱人被我一阵的批评低头不语。
 

    从那以后爱人也把她丢弃已久的兴趣从新捡了起来,然后她告诉孩子,不管科技多发达,不管世界将怎么变化,书是任何东西都代替不了的工具,而书的存在必定有保护书的使者,这个使者就是书店。一次次的进进出出,一代代的来来往往,经过了历史的考验,至今仍坚强的站着,为了需要他的世人提供了舒适的环境,也为多少需要他的人给予母爱般的支持。
 

    从此我们家不是大手拉小手,而是小手拉大手,与世人共同享用书店带来的礼物,他的名字-新华书店。

 

奖品设置:优秀奖以上奖品为书城卡,入围奖奖品为价值50元图书。
领取方式:工作人员将邮寄奖品。
特别提醒:由于部分获奖者投稿时没有留下具体联系方式,请您看到榜单后,将具体联系方式:姓名,住址,手机号,发送到JSxinhuashudian@126.com